<p id="9wrsp"></p><track id="9wrsp"></track>
  • <track id="9wrsp"><ruby id="9wrsp"><menu id="9wrsp"></menu></ruby></track>
  • 專門的營銷公司多少人(策劃營銷公司)

    chuangye333

    如今的市場競爭越來越激烈,營銷已成為企業發展中不可或缺的一環。為此,專門從事營銷服務的公司應運而生,它們承擔著提升品牌知名度、擴大市場份額的重要責任。專門的營銷公司通常由一支經驗豐富且充滿創意的團隊組成,他們懂得如何制定有效的營銷策略、執行市場調研、定位目標消費者以及利用各種渠道進行宣傳推廣。這些公司的規模各不相同,有的是小而精的團隊,也有的是大型機構,擁有眾多的員工和專業的營銷工具。無論規模大小,專門的營銷公司都以創造價值和推動企業發展為己任。

    斑馬消費 范建

    醫藥“白馬股”步長制藥,身上一直有著一層“神秘色彩”。

    作為一家制藥企業,一年花70多億元,舉辦各類活動超過30萬場,平均每天近千場,導致半數營收都花在了營銷推廣上。這到底是一家醫藥企業,還是營銷公司?

    每年數十億的銷售費用,最終流向了哪里?公司以涉及商業秘密為由,沒有詳細披露。

    這也讓步長制藥帶金銷售的魅影始終驅之不散。

    花71億辦31萬場活動

    同為制藥企業,為何步長制藥(603858.SH)的銷售費用率遠高于同行?每年數十億元的銷售費用都花在了哪里?

    對此,主管部門也在步步追問。隨著公司對交易所2022 年報信披監管工作函回復的披露,外界得以窺到一些信息。

    據wind數據,2022年度,中藥上市企業為80家,平均銷售費用率為33.83%。同期,步長制藥的銷售費用發生額為74.84億元,占營業收入的比例為50.06%,遠高于行業平均水平。

    對此,步長制藥解釋稱,差異產生的主要原因是,公司主營業務為專利中藥、獨家品種及處方藥的生產、銷售,商業醫藥批發業務占比較低。

    公司的銷售費用,主要為市場推廣類費用,采用專業化學術推廣,通過自有營銷 *** 實現產品銷售。

    步長制藥認為,由于藥品的專業性較強,通過專業的學術推廣,有助于醫生更詳盡地了解藥物特性。

    在步長制藥2022年的銷售費用中,花費更大的是市場活動費,為31.51億元。這些錢,主要用于向醫學專業人士咨詢,并組織他們與基層患者交流互動。當年,公司組織各類市場活動共計21萬場次,參與人數1400萬人次。

    2022年,步長制藥還花出去16.27億元學術活動費。通過論壇、學術討論等,向與會人員宣傳產品、基礎理論、研究成果等。全年組織此類活動7萬余場次,600余萬人次參與。同時,公司還舉辦了3萬余場次經驗交流、學術分享、學術沙龍和圓桌會議等學術交流活動,發生學術交流費9.50億元。

    不僅如此,公司還要對用藥市場進行實地調研,全年開展病例征集、產品調研、競品調研、科研課題等市場調研2萬余次,300余萬人次參與,花費13.95億元。

    不得不說,步長制藥的員工們,是真的忙。

    步長制藥的拳頭產品是腦心通,通過這款獨家專利藥,奠定了自身在心腦血管中成藥領域的龍頭地位。

    公司心腦血管醫藥板塊的毛利率超過80%,部分產品甚至超過90%。最近幾年,因低毛利率醫療器械業務收入的增長,拉低了公司整體毛利率,但仍超過70%。

    然而,因銷售費用過高,導致凈利率持續下滑,2021年低至7.84%,遠不如同行業可比公司。

    2022年,因為外部并購的通化谷紅和吉林天成商譽爆雷,步長制藥錄得首虧,虧損額達15.30億元。

    “帶金銷售”魅影

    盡管,步長制藥通過對監管工作函的回復,大致說清了巨額銷售費用的大致分配,但資金的最終流向,公司以涉及商業秘密為由,沒有詳細披露。

    醫藥企業的銷售環節,存在太多的潛規則,又以市場、學術推廣、咨詢等方面尤甚,這是業內外公認的“灰色地帶”。恰恰,步長制藥的銷售費用,又都花在了這些方面,外界難免質疑其“帶金銷售”。

    更何況,公司在這方面確實出過一些問題。

    2002年,為了讓旗下產品腦心通膠囊,從地方標準升級為國家標準,公司創始人趙步長,給時任國家食藥監局局長鄭筱萸送去了1萬美金。

    據媒體公開報道,2015年以來,步長制藥旗下醫藥代表等員工,就參與了多起對醫務人員的行賄。

    據裁判文書網,河南商水縣某醫院內科醫生王某某,于2016年-2019年,給患者開出步長腦心通膠囊35962盒,收受該公司銷售人員回扣12.5萬元。

    此前,貴州湘潭縣醫療系統曝出腐敗案,該縣兩家醫院42名醫生,收受賄賂200余萬元,步長制藥也牽涉其中。

    針對長期存在的藥價虛高等頑疾,2019年,財政會同醫保部門,對77家醫藥企業實施會計信息質量檢查。檢查聚焦醫藥產品成本費用結構,摸清了藥價虛高成因,震懾了醫藥企業帶金銷售等違規行為。

    2021年3月,國家財政部門對檢查中發現問題的19家醫藥企業作出行政處罰,步長制藥就位列其中。

    該公司以咨詢費、市場推廣費名義向醫藥推廣公司支付資金,再由醫藥推廣公司轉付給公司的 *** 商,涉及金額5100余萬元。

    步長制藥每年幾十萬場活動,當然不可能全部都由公司來組織,推廣服務商在其中起到了關鍵作用。

    2022年,公司給之一大推廣服務商海南海云椰信息咨詢服務有限公司,支付費用1.29億元。該公司的注冊地為海南澄邁縣,成立于2019年,注冊資本100萬元,股東為李杰和劉衍兩個自然人。

    第二大服務商為湖南攸云 *** 科技有限公司,該公司2020年11月在湖南攸縣注冊成立,一年后,股東由兩名自然人更變為海南椰云企業管理有限公司,成為李杰間接控制企業。2022年,步長制藥向該公司支付市場活動、市場調研、學術活動、學術交流等費用合計6577.48萬元。

    第三大服務商海南椰云眾包科技有限公司,2021年4月才在海南省儋州市成立,該公司同樣由李杰控制。2022年度,步長制藥向其支付費用5152.82萬元。

    更離譜的是,步長制藥還在2022年,向貴州名帥酒業銷售有限公司,采購了超過2000萬元酒水。該公司注冊資本50萬元,持股97.50%的之一大股東王秀珍,是步長制藥實際控制人、董事長趙濤的岳母。

    真是,肥水不流外人田。

    文章版權聲明:除非注明,否則均為智博創業網原創文章,轉載或復制請以超鏈接形式并注明出處。

    欧美av 性爱亚洲黃色片_图片小说亚洲国内自拍_西方AV在线黄色三级网站_不戴套玩新婚人妻

    <p id="9wrsp"></p><track id="9wrsp"></track>
  • <track id="9wrsp"><ruby id="9wrsp"><menu id="9wrsp"></menu></ruby></track>